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630看书网 www.890994.com,最快更新慕林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最后这一条,谢慕林可以作证。

    方才祭祖大典开始之前,众宗室女眷们纷纷从休息的地方走出来,排列成队列,期间因为还没到正式场合,所以也有人头碰头窃窃私语的,其中就有人说起了四皇子在扬州滞留,皇帝不但没有召他回京过年,还不肯派人前去送赏慰问。据说四皇子在扬州行宫里过得冷冷清清的,身边也就只有几个近侍服侍,吃不好穿不好,简直就象是被闲置了一般。虽说四皇子眼下还有行动上的自由,但那只是因为他并非罪人,不曾被圈禁罢了。可日子过成这样,说他还是皇帝的心中宝,看好的继承人,谁信呢?!

    太后听到这些话,越发心疼起小孙子来了:“皇上也真是的……好歹多派些人手去照看珞儿呀!那孩子转过年才十三,从小在宫中长大,几时吃过这样的苦头?!皇上这个做爹的,就算是为了孩子好,做到这份上,也太委屈孩子了!”

    太后当即便做了决定,要把自己身边心腹的嬷嬷和内侍再派几个过去,顺道带上一队曾经跟着她北上北平的侍卫。这些人既然曾经一路护着她与四皇子北上又南归,途中从没出过什么夭蛾子,兢兢业业,忠诚可靠,那自然不会在北平之旅结束后,忽然就对四皇子生出了敌意。反正太后她老人家没有出宫的打算,平日里在慈宁宫生活,身边的人手已经足够了,分一部分人出去,依然还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她知道皇帝为什么不肯多派人手去扬州,却觉得儿子行事过于小心了,心里也太多疑。其实世上可以信任的人还有很多,并不是只有何家兄弟而已。把四皇子一个半大的孩子送到外地去,身边只安排了何万全的人护卫,连个细心周到些能照顾好四皇子生活起居的人都没有,这真是粗心的父亲会干出来的事儿!乔美人虽是四皇子生母,本人不中用,又位卑言微,除了她这个做祖母的可以说话,又有谁能再为四皇子的生活多考虑一二呢?

    太后拿定了主意,永宁长公主自然是赞成的,还主动表示,可以让太后派出的人跟她的儿子们一同出发前往扬州,人多有个照应,也热闹些。谢慕林这边则暗暗松了口气。四皇子身边不再只有何万全的人马,护卫方面有燕王府亲卫,近身侍从有太后派去的人,再加上永宁长公主的儿子们,人数众多。就算何大夫人猪油蒙了心,想对四皇子做些什么,也不是那么容易下手的。

    祭祖仪式结束后,众宗室在太庙里稍作休息,就纷纷四散回家了。天明之后,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还要参加新年大朝会,得尽快回家里休息休息才行,不然身体会撑不住的。

    谢慕林也是要参加新年大朝会的宗室女眷之一,所以恭送太后凤辇离开太庙,又告别了永宁长公主之后,便迅速回到自家马车上,与公公燕王、丈夫朱瑞会合,一同返回燕王府了。

    到了燕王府,一家三口也不多说什么,各自回了院子。这大冷的天气,休息时间又短,谢慕林和朱瑞夫妻俩自然不会折腾着洗什么热水澡。不过刚才淋了雨雪,他们肯定要抓紧时间,让丫头们帮忙把头冠卸了,将头发打开来,细细烘干,另外再用药汤泡泡脚,驱除一下身体里的寒气。最外层的礼服是肯定要脱下来,重新晾干熨平的,但里头的衣裳,能不脱就不脱了。夫妻俩就着提前准备好的躺椅,小心避免衣裳被压出大褶子来,就这么和衣在熏炉边上打了个盹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不长,充其量也就是个把时辰,但夫妻俩醒过来的时候,身体暖烘烘的,感觉精神恢复了一些。头发已经干透了,香桃与春绘小心地替他们重新把头发梳好,穿上了鞋袜,再扶着他们起身,把外套给穿上。

    谢慕林坐到妆台前洗了把脸,重新上妆。香桃一边把翟冠给她戴上,一边小声念叨:“郡王妃的簪子少了一个,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。”这是方才郡王夫妻俩睡下之后,她清点首饰的时候,才发现的。

    春绘也说:“是个镶着红宝石的簪子,与这几根是一套六支的。”她拿了根簪子给谢慕林细瞧。

    那是一支赤金镶红宝石的簪子,大约有十来公分长,实打实的金身,簪头镶着颗桂圆大小没经过切割的红宝石,红宝石周围又镶了一圈米珠。非常简单又华丽的款式,也很常见。谢慕林嫁进燕王府后,燕王妃曾命王府匠作的人给她打了两套。进京后,太后又赏了两套,再加上从谢家陪嫁来的一套,她手里有不少了。这是一种功能簪,主要用来固定翟冠。类似的簪子,谢慕林有四五套,每套由四支到十二支不等。通常她习惯一次用同色系的簪子,这一套红宝的有六支,她在太庙期间,只觉得头冠沉重,什么时候掉了一支,还真是无知无觉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。这簪子也值不少钱呢,那么大一块红宝石,丢了多可惜。

    于是她便对香桃道:“一会儿叫人去我坐到太庙去的马车上瞧瞧,看是不是掉在里头了。要是没有,就得打发人去太庙问一声。如果那边的人捡到了,就好声好气送些谢银,把簪子要回来。”她进宫坐的是正式的郡王妃座驾,跟去太庙时坐的不是同一辆车。

    香桃应了,春绘又道:“郡王妃不必担心,即便有人捡到了咱们的簪子,也不会私吞的。这样的首饰,不是有品级的人,谁敢往头上戴?这簪子上还有燕王府的名号呢!谁敢私藏了去?”

    谢慕林担心的不是这个,只是觉得,要是丢了这么值钱的簪子,太过可惜而已。

    朱瑞穿戴好了一套礼服,走了过来:“娘子怎么样了?咱们再简单吃点东西,就该出发了。眼看着天就要亮了呢。”

    谢慕林回过神来,忙催促两个丫头加快动作,便冲着镜子里的丈夫笑了一笑:“我这边马上就好,你先去吃早饭吧?我还让人给王爷与你准备了两个荷包,里头装了些吃食,你们带着以防万一。不然这大朝会历时长又累人,若是你们饿得肚子咕咕叫,让人听见,可就要惹笑话了!”

章节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香港挂牌资料香港挂牌,香港王中王管家婆看图,白小姐今晚特马期期准